大发直播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直播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3 04:33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科学研究是否有其纯粹理性的自主权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南昌市青山湖区学院路的一条小巷,2米来宽,与江西省肿瘤医院仅有一墙之隔。从楼顶俯身往下看,20多个小煤炉在巷子里一字排开。 多的时候,有五六十人同时在这里洗菜做饭,热气蒸腾、油烟翻滚,伴随着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开始,炒菜是免费的,后来,常去做饭的病人家属过意不去,提出要付钱。 夫妇俩为了让他们安心,同时也为了维持基本的水煤开支,炒一个菜收5角钱。这个价格维持了很多年,直到2016年因为物价上涨,他们才把价格调整为1元钱。 而每年过年期间,厨房是免费供大家使用的。没错,这个厨房连除夕都在开火。去年过年,万佐成和熊庚香去儿子家吃年夜饭,半个小时就吃完赶了回来 ,“医院不休息,我们就不休息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抗癌厨房”最早要追溯到2003年,那时候,万佐成和熊庚香在江西省肿瘤医院附近开了一个早点摊,卖油条、麻团等食物, 顾客里有不少人都是附近医院的患者家属。 有一天,一对中年夫妻找到万佐成,询问是否可以借用他的炉子炒个菜,他没有多想就同意了。“他们的儿子才十几岁,患了骨癌,一条腿截肢了,两夫妻都在这边照顾孩子。 小孩一直闹脾气,吵着要回家。外面买的饭菜他都不吃,就想吃妈妈做的菜,这个妈妈找了很多地方都被拒绝了,最后找到我这里。 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对患者家属来说, 来“抗癌厨房”做菜,也许并不全是为了节省开支,让自己所爱的人能吃到一口家的熟悉味道,让正承受痛苦的亲人能感受到自己的用心,也许是这件事更重要的意义。 万佐成的“抗癌厨房”里,有不会做饭的丈夫为了患病的妻子一点点开始学炒菜,有饭来张口的子女为患病父母学煲汤…… 在生死面前,曾经不成熟的慢慢成长,曾经依赖惯的开始独立,曾经被照顾的开始照顾他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起吃饭的地方,就是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数理科学的方法学已进入人文研究领域,许多人文与社会学科正在普遍地使用量化方法,将个体的殊相冲销,并注意到群性的共相(也就是陈天机教授所说的,因个体集合而出现的群体特性)。量化方法已普遍应用于社会学、经济学、人类学甚至文学的内容分析。一些人文社会研究的宏观理论,不少是从群体线性上发展的研究。量化方法将数学带进了人类活动的研究中,也在科学与人文之间的鸿沟上架了一座桥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注意科学各部门间的对话,也在尝试使不同学科中已经发展的一些观念彼此对比,找出跨越学科的若干观念。我们的目的,只在提示同学们,学科的界限其实是暂设的,寻求知识的过程不过在设法了解自己及观察四周的世界;许多学术的术语,也不过是我们为了方便观察而设计的视角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肿瘤医院附近有个地方可以炒菜的事传开后,万佐成夫妇开始面临另一个问题:来借炉子做饭的人越来越多,从开始的几个,到后来的几十个上百个,原本的炉子不够用了,支出也越来越大。 万佐成自费买了十多套厨具和煤球炉,供患者家属在这里炒菜。又 因为到这里炒菜的,大多是从江西各地来南昌陪家属治病的,而且多是癌症。“抗癌厨房”就这么叫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这一隔膜似乎变薄了。相伴科学而发展的技术已渐渐深入一般人的世界,科学似乎不再是实验室中一些学者的高深研究。平常人也已深切地感受到,过去基础研究的知识,其实对一般人的生活有至深至巨的影响。例如:高深物理研究,一且转入利用核能的技术可以产生核弹的灾难,然而,驾驭得当的核能又可为人类提供几乎无穷的能源。又如:大量化学制品投入农业,可以增加农作产量,减少病虫害,为人类造福,然而,所谓绿色革命的佳音,不旋踵即为其破坏生态环境而为人诟病。人文学界对于这些问题比较敏感,遂从哲学、文学、史学各个角度,开始仔细审察数理与生命学科在人类世界的角色。